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旅行
  • 122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弔念滿點,再見了。

2006.01.15週日凌晨時分,家犬「滿點」因病離開了我們身邊。 而我,在牠離開後的一週回到了宜蘭,在電腦前試著寫下一篇懷 念牠的文章,空盪盪狗屋少了牠,回憶似乎開始逐漸風化。 2006.01.17那整天相當的忙碌,人在軍中的我仍持續在奔忙著, 直到接到老妹哭哭啼啼的哭聲,才得知原來滿點在兩天前離開了 我們。心情降到了谷底,花了好長的時間跟老妹聊聊以前種種的 生活回憶,才發現原來滿點陪伴經歷過了許許多多的成長經驗, 只是,牠的離開對我的打擊真的太大,難過得幾天都無法說些什 麼?即使對老妹逞強安慰著,一副生老病死理所當然的論調,卻 無法說服自己,心底的哀傷蔓延了每天的生活。知道該從理性點 的角度設想,讓自己盡快恢復生常生活,但,感情似乎不是說放 開就能立即放下,畢竟這些年所有的喜怒哀樂都是滿點陪伴著我 渡過,呆坐在狗屋旁,我卻奢望牠還能探出頭來依偎在我身邊。 去年開始,身邊重要的人、事、物開始無預警的離開,曾經以為 我會習慣「失去」帶來的傷痛,隨著走樣生活帶走了許多倚靠時 ,對於僅剩的狗狗離去,對我來說,這樣莫大的打擊卻再也無法 忍受這段期間來上天的捉弄。去年的夏天經歷了人生第一次重大 的打擊,接著新年的一開始似乎上天還是不願意罷手的繼續使壞 。也許是自己的軟弱而不停的指責所遇的環境,卻不明白這些苦 難為什麼不間斷的襲擊?心早已疲倦的無力訴說這些日子以來的 痛苦,整夜坐在滿點的屋子旁,思念卻更加深沉,內疚牠離開前 的那次放假回來沒有好好陪著牠到處走走、好好摸摸牠,在牠病 痛的那幾天無法陪在牠身旁,這些遺憾堆積了整晚的思緒。佈滿 血絲的眼,卻仍無法釋懷牠離開的悲痛。 回想起,牠剛到我們家的那晚,大概是八九年前吧!那時,牠還 是小小隻愛到處尿尿的狗狗,夜裡總很怕寂寞,總需要家人在牠 旁邊摸著牠才睡得著。牠是隻很喜歡人家擁抱的狗狗,被牠纏上 總要費盡功夫才能逃脫,逃脫後,往往又是另個家人被牠黏上了 。也許是在很小的時候,就跟狗媽媽分開的關係吧?滿點特別依 賴我跟老妹,大概是我們兩個不會兇牠的緣故。每天總搞得我呵 呵大笑,假若要一次形容完牠的優點,那還真是多耶?牠在我眼 中是隻「貼心、忠誠、天真、好動、正義感濃厚、勇敢、強壯、 顧家、貪吃、機警、好客、聰明、愛撒嬌」的狗狗。記得小時, 帶著牠外出散步時,在路旁遇見了身材壯碩的狗狗,似乎盯上了 手中的食物,那時滿點也不管自己小小隻的,居然就衝上去跟人 家幹架了起來,落跑到一半才想起忘了拉滿點回來,沒想到滿點 這個好兄弟居然打贏了!那晚開始,我就跟牠離不開了,國中、 高中、大學只要回到家裡,總會花點時間跟牠說說最近發生了什 麼,有靈性的牠,似乎也聽懂我在說些什麼?難過時,牠總會趴 在我腳上聽我說,高興時,總會跳來跳去跟我一起開心的玩。只 是自私的我,卻顯少花時間陪伴牠了,曾跟一個人說過。這隻狗 狗是我家養最久的狗狗,也是唯一一隻願意陪我跑到海邊看海聊 天的狗狗,牠的貼心與乖巧我跟老妹體會很深。當然,這些溫柔 的一面是對我們家人才會這樣,其他人,呵呵!大概只有被兇的 份吧?滿點,這個名字則是小姑姑幫牠取的,本來牠要叫做「百 分百=%」,因為牠身上的點點很多,但在我跟老妹極力反對下 找到了折衷,改取了名字「滿點」。從那天牠來到家裡後,每個 人都似乎找到了生活的焦點,我們看著牠長大,而牠則陪著我們 成長。我想,狗狗應該是有靈性吧?就連我第一次交女友跟牠說 ,牠居然也會露出開心的表情?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不可思議 。在牠成為家人這幾年間,家中的重心也繞著運行,就連老爸遠 航回來也會為牠帶點好料、陪牠一陣子。這也難怪,滿點總愛纏 著老爸抱抱了,雖老爸嘴裡說「滿點不可以,進去」,但我卻看 得出來老爸對滿點的疼愛,總會不忍心的又讓牠纏一下下。假若 說,有人問家裡最值錢的是什麼?我想,應該就是滿點帶來的快 樂與幸福,狗狗無價! 隨著我們年紀的增長,滿點的身體也逐漸開始凋零,一開始會因 吃太快而噎到,之後隨著天氣感冒,腸胃慢慢地出了問題。雖有 帶牠去看醫生,但牠總會知道什麼時候是往醫院出發而跑給我們 追。我想,牠真的很不喜歡看到醫生吧?可能是每次都打針的關 係,久了牠就不太愛跟姑姑出門。而牠最經典的姿勢,大概就是 我們繞後面路出門時,牠會趴在牆上探出頭來伸著舌頭看我們要 去哪的疑惑表情吧?牠的搞笑因子還真的不差,總逗得使人憐愛 ,還真的有那麼一點捨不得出門。以狗狗的歲數來換算,滿點應 該算是很長壽了,對於牠的離開也許是個解脫,生病也好長一段 時間了,每次從部隊回來,總覺得牠似乎又瘦了一些,只是走的 太突然,讓傷痛無處宣洩。真希望能跟上帝要些時間,讓我再跟 牠說說幾句話,多摸牠幾下,好好地給牠個擁抱。不捨與思念總 在午夜夢回時難過著。得知牠離開的消息,翻來覆去整晚無法入 眠,就連回來宜蘭時,想去看看牠也不知道該去哪看牠?只能守 著牠的屋子,希望牠還會記得回來看看思念牠的家人。 雖滿點已經離開了,但仍想告訴牠,這幾年多謝牠的陪伴,陪我 度過了許許多多的難關,這其中有許多心酸苦痛,每每牠出現時 總能讓悲傷止住,拾起一點點信心繼續努力下去。歡笑也隨著牠 起舞,雖有時呆頭呆腦的天真,但總溫暖了每個人的心。每天無 論天氣如何,總是乖乖的守著家門口,深夜裡看顧著家裡人的安 全,一有陌生人靠近總盡責拿出兇神惡煞的模樣,告訴家人有人 接近這些瑣碎的付出,回想起來心更加惆悵了起來。在天堂記得 偶爾也要偷偷看看我們,我的思念會隨著禱告傳遞上去的。天堂 是個沒有病痛分離的地方,希望你過得快樂。                           Paul                        2006.01.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