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一個人旅行
  • 122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電影]霍元甲觀後感

放假的那刻起,心底就有個兩個聲音,一個是「走吧!回家休息 !」,另一個則是「看場電影好了!」。標題都寫了,即可得知 當時的決定囉!是的!我抱病看了場武打動作片「霍元甲」。
劇情簡介: 描寫近代著名的武術家霍元甲的傳奇故事,一代武功大師霍元甲 從一名滿腔熱血,喜歡打抱不平的年輕人,到發現武術真正的精 神,成為影響現代甚鉅的一代武術宗師,一生傳奇故事。 霍元甲幼年多病,一代迷蹤拳宗師的霍父決定不讓他習武,因此 他時常遭到周圍小朋友的欺負,但他卻暗自習武有成,因而驚艷 眾人;長大後他接管父親的武館,教人武術並立志要維護武館及 父親的聲譽,過程中遭受許多人的挑戰,卻也因為年少輕,狂恃 武而驕,結仇無數而導致全家人遭受滅門報復。 此後霍元甲自我放逐流浪到中泰邊界,某次機緣下用武功化解一 場血腥殺戮,因而悟出武術真正的精神在強化內外以求和平,而 非炫耀武藝贏得勝利。 此時適逢八國聯軍,華人被譏為東亞病夫,他回到家鄉後結識許 多憂國憂民的革命人士,感受外侮欺壓之烈,而創立﹝精武體育 會﹞,也就是﹝精武門﹞,提倡以武術修練外體內神,若要自保 先求自強的信念,並打破武功不外傳的舊習,廣設學校讓人人皆 可習武,人心為之振奮。 他也在異國割據的上海租借,獨戰前來挑釁的各國武家或力士, 技壓群雄而聲名威揚,振奮華人世界,並讓異國節使心生敬畏; 日本人投鼠忌器,假借奉酒求和卻暗中下毒,導致他終於因毒身 亡,但卻已阻止不了他的精武精神,對華人世界的啟發,影響深 遠流傳至今不止。 觀後感: 首先,要先對不起那天跟我看同一時段的影迷,因為我非常沒道 德的,一個人抱病跑去看電影,雖離群眾有點遠,事後還是覺得 有些過意不去。諾大的國賓戲院,舒服的椅子與可口的爆米花, 讓我短暫的享受了場電影饗宴。其實,我也是在無意識下走到電 影院門口的,老實說,那時根本沒有任何打算想去看場電影,不 過,都到門口了,自然就買張票趕著2100的場次進場了。進去的 時候,片頭的地方已經開始撥放了,自然也漏掉了開場的畫面, 雖門票貴了點,整場下來卻是個不錯的娛樂。 回到正題上,這部電影走出戲院後,是帶著一點萬事無常的感嘆 。整部電影採用回溯從前的方式進行,先將觀眾帶入霍元甲當年 比武的會場,再慢慢將時間點往前推,開始解說霍元甲的一生。 其中,還穿插個短篇的愛情情節,這倒是讓整部充滿骨骼撕裂、 驚心動魄的武打場面添加了點溫馨元素,古時愛情堅貞流露的承 諾,倒是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乞丐說:「霍元甲!霍元甲!你什麼時候要做津門第一呢?」 霍元甲:「你說呢?」乞丐說:「就在今日,就在今日。」,前 後時期這個乞丐的角色出現有很大的轉變,也是承接了整部戲轉 合主要關鍵。對於人來說,似乎總不計代價追求至高巔峰的權力 、名聲,但爬越高時總會有個迷思,總要不斷地繼續當第一,好 讓傳統觀念裡的「光宗耀祖」成為腐敗的藉口。當一切恢復現實 面時,摯愛的親人與身邊重要事物相繼離開時,那樣的悲痛卻難 以形容。在座位上,演到霍元甲沉入海底時,台下的我突然很能 感受這樣的感覺。好一段時間,我似乎也在追求遙不可及的夢想 ,也許過程中並沒有像霍元甲那般著眼於不斷成功的慾望,但我 何嘗不是也在這樣的迷思中,逐漸失去一些東西,在清醒那刻時 ,才能體會過往逝去的事物。就如同電影那般,人生是無法重來 的,影片中,乞丐最後一次相同的話,雖沒什麼意義,但卻點醒 了霍元甲武術真正的用意。也許人生旅途上,會碰到那些不是與 你相當熟識的人,總能適時地讓瓶頸找到出口,雖最後是以壯烈 犧牲結束了本片,卻帶給我許多更深層的思考。承認生活並不公 平並不是意味失落絕望,相反地,換個角度再出發,能收回的應 該會是更多的成長。過多的於事無補的失敗主義,只能讓事情在 原點打轉,我想,生活不公平這樣客觀事實的呈述,並不是代表 全部都會開始消失,正因接受了事實,才能放下哀傷,繼續下段 旅程。縱然深知這樣的道理,放下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散場後 ,走在空蕩的台北街頭,拖著感冒加重的身體,卻始終存著無法 沉澱的思緒,曾反問自己,我接受事實了嗎?答案很難輕易的回 答,唯一可以知道的是,我回到了原點,正在沉澱重新出發。 影片最終還是以悲劇收場,對於期待好結局的我來說,果真不是 件容易接受的事實。雖結局是在自強不息的激昂聲中落幕,多愁 善感的我,似乎也無法從中悟出犧牲後的霍元甲所帶來的價值, 即使影響了中國人奮發突起的激勵心,本質上對他而言,並無任 合幫助,不是嗎?另個角度思索我卻很佩服他,戰勝了自我,如 片中所說,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我。歷史驗證,也似乎 證明了這個論點的可靠性,幾乎所有成功的人,都戰勝了自我。 不動搖的信念,我想應該可以為這樣片子,下了個很好的注解。 至於片中,還是有些地方看不太懂,不明白的是,為什麼當他離 開後,會跟月慈碰面呢?而月慈又怎麼知道他已離開人士能與他 鄉會?照理說,月慈是看不到任何東西的啊?又怎能看到霍元甲 打拳?我想,這一切就歸咎給商業灑狗血的手段吧?要不然,要 怎麼交代這段感情的結局哩!對吧? 下次放假,推薦觀看「慕尼黑」這部人性醜陋寫實、掙扎徘徊的 紀錄片吧!看電影,似乎也成了一個人的旅行的重要環節呢!                           Paul                        2006.02.1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